苫九一

密案

巨ooc,肯定狗血,以及,肯定有bug。

“您的名字?”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欢迎您来到“密案”,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在一个古堡,我们会用用直升机送您去,请你再次检查你没有将手机,电子表等物品带来。”
“检查过了,没有。”
“好,祝您玩的愉快。”
“……谢谢。”

案发地:M城西罗古堡。
报案人:亚瑟.柯克兰(被害人好友,公爵)

“你来了,侦探。”亚瑟看向路德维希,他的声音发颤。
“是的,柯克兰公爵,我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欢迎你。”亚瑟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跟我来吧,去……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书房

被害人:古堡主人王耀(木偶假人)
死因:匕首刺中心脏。
……

路德维希一边在笔记本上记着,一边思考。
被害人是微笑着的,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凶手甚至在他身边放了一朵白玫瑰。
这太奇怪了。

询问嫌疑人

嫌疑人A:亚瑟.柯克兰(被害人好友)

“我是在下午三点……大概是在十五分左右去书房找他,敲门,他没开,我就开门进去,就发现王耀他躺在地板上,已经死了。”亚瑟的手摩擦着手杖顶部的浮雕,脸色十分不好。
“您直接进去?为什么?正常人或许会想他睡着了。”
“不,他看书时从不会睡着的。”亚瑟摇摇头。“我了解他。”
“……是这样吗……”路德维希突然看到亚瑟手腕上的小针眼,“您是生了什么病吗,需要注射药物?”
“不,不是病。”亚瑟几乎在路德维希说完的下一秒就回答了“……前一段时间我以为自己生病了,就注射过一段时间,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没有生病,就停止注射药物。”
…………

嫌疑人B:王晓梅(被害人妹妹)
“我们是六年前买下这里的,之后我们就一直住在这。”对面的少女轻轻哭泣。
“冒昧的问一下,听说您和被害人前不久争吵过,对吗?”
“……是的。因为我的前男友。我曾经很喜欢他,但哥哥不许我和他再来往,我很生气。”
“那……您与被害人和解了吗?”
“嗯,”王晓梅点点头。“我后来发现哥哥是对的,那个人就是个油嘴滑舌的疯子。我想与他分手,他不肯,甚至想杀了我,是哥哥救了我……”

………………

嫌疑人C: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被害人的管家)
“王先生和我的爷爷是好友,爷爷临终前拜托王先生照顾我。我就被王先生聘请做他的管家。”少年显的局促不安。
“不要紧张,说说你今天都在干什么吧。”
…………

“……综上所述,凶手就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路德维希给昏迷不醒的费里西安诺带上手铐。

…………
监狱

“路德,我没有杀了王先生。”费里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路德维希,“我‘杀死’的,只是一个木偶啊。”
路德维希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你说……什么?”
“路德也是知道的啊,那只是个木偶。只是亚瑟他们,把木偶当成王先生了。从亚瑟把木偶带回古堡那天开始,我们都在骗自己。骗自己,王先生还没有死。”

“可是,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们,必须得醒醒。”

“既然他们都沉溺在梦里,那我就做那个敲醒他们的人。”

…………
路德维希从监狱里出来,脑子里乱的不行。

费里的说王耀在救王晓梅的时候就被子弹射中胸口了……之后尸体被盗……

谁会去偷尸体……偷走后尸体怎么处理的?
…………
路德维希去了教堂————被害人救王晓梅的地方。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照在基督像上。
路德维希坐在长木椅上,平复着心情,梳理着思绪。
一个人在他的前面坐下,是一位画家,正在画着什么,路德维希好奇的看了一眼。
那是一幅油画,一个金发的男人跪在基督像下,好像在忏悔什么。
路德维希感到一丝熟悉的感觉,突然他明白了——————画上那个男人放在脚边的手杖,不正是柯克兰公爵的手杖吗?那样的浮雕,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对我的画感兴趣?”画家突然问。
“我,呃,是的。”路德维希被吓了一跳。
“那个男人啊,是前段时间我去这老教堂寻找灵感时遇到的,哦哦,不算是遇到,其实我就是躲在一旁听他忏悔,我知道这是不道德的,但我忍不住。他在忏悔,他爱上了他的朋友,一个男性,他感觉自己生病了。哈,幸亏是被我听到了,要是被别人听见,准会把他拉到医院打几针硒莱可哈哈!”
老画家喋喋不休着。

“前一段时间我以为自己生病了,就注射过一段时间,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没有生病,就停止注射药物。”

“这里放的是……我爱人的骨灰”
“尸体会腐烂,这样,我的爱人会陪我更久。”

尸体怎么处理?会不会被人发现?
哈,还有比烧成灰更好的方法吗?

亚瑟.柯克兰!

(还没写完,怕我哪天咸猪手文,先屯一屯。)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