苫九一

我的一个奸商朋友

我比奸商大一岁,小时候的奸商特别喜欢跟在我后面叫姐姐。

我就一直把那个穿着小裙裙的奸商当成纯良无害小绵羊。
我完全忘了她是身负蛇血统的女人。

直到那一天。
我们去公园玩,我去上厕所,这时候一个人贩子拉住奸商就说:“跟爸爸回家!”
“你不是我爸爸!”奸商小声说。
人群围过来了。
人贩子:“小孩闹别扭了。”
奸商:“你不是我爸爸!”

以上是我听别人说的,我回来的时候看见的是这样的:
奸商:“你才不是我爸爸!我才不要你!”
奸商当时的表情大概是:想哭——忍着不哭要坚强——快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我那时候已经被十岁的奸商的戏精震惊到了,直接傻在那。

奸商:“自从弟弟被爷爷接走后你就不理我了!也不理妈妈!天天带叔叔回家!你为什么不理我们啊……你还,还打妈妈!”

奸商:“你才不是我爸爸……才……不是……”

奸商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人贩子都蒙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