苫九一

YES,高中。【以前写过的段子的续写(๑•̀ㅂ•́)و✧】

【强烈谴责这个不好好写点文非要摸鱼的自己。】

欢笑,逗比,吵架,恶作剧。
很正常的高中,很平常的人们。
——————————————

金发碧眼的法国人将最后一个人用手枪杀死,擦擦脸上的血迹,向路过的林淼微笑问好。
“晚上好啊,林老师。”
“哦哦,塞萨尔同学,苫同学叫你,记得把他们处理好哦。”
“没关系,等天亮了这些血族就化成灰咯。”
——————————————
“你来找我干啥呢?费曼。”坐在沙发上的女孩笑着问“你要的计划书我没写完呢,再说,我们学校门禁快到了。”
“快一点,那个家伙太碍眼了。”
“好好好,不过钱加一倍哟。”
“记住,计划要让人发现不了他死于我派的人。我可是很信任我可爱聪明又一点也不贪心的苫呢。”
“费曼你反话说的真六!”苫鼓掌。
——————————————
你真的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吗?
——————————————
“夜雨!”梓潼叫着怀里心口被插了一把匕首的狐耳少女。
“她是狐妖,不该杀吗?”丰习歪头问。
——————————————
“日本义经流道馆第三十五任馆主之女大和尚扶子向你挑战。”日本女孩拔刀指向洛笙,眼底是决绝。
“我拒绝。”洛笙没有拔出剑。“明天我要出外景,不和你打。”
——————————————
我们都是被关在巨大笼子里的怪物。
我们算计着,伪善着。
我们很快乐。
我们很快乐。
…………所以,那只家兔是怎么进来的?

——————————————
“按监控来看,他在向四楼跑。”林伽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推推眼镜。“高一的放假了。唐生和魏昀在四楼待命呢。”
“丰习和夜雨不能用了,”苫按下发送键,把编辑好的计划发给费曼。“也不知道费曼先生知道夜雨受伤了会心疼成什么样。”

“我和你们去。”塞萨尔把手枪填上子弹。“他身上有血族的气息,我必须去。”
——————————————
家兔既然进了野兽堆里,就要有被当成玩具的觉悟,不是吗?
遮羞布既然裂开了口子,不如把他掀开了吧。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