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苫

童年的巷子

我经历了那个时期。很可惜,我并不是一名军人,或者是地下党,或者是一名特工。
我只是一个,小的时候就跟父母一起颠沛流离,最后将在异国他乡死去的老妇人罢了。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巷子里度过的。
我一出生就在那个巷子里,因为阿爹和阿娘也一直住在那个巷子里。
阿娘说她就是从那里遇见的阿爹,也是在巷口的那棵槐花树下结的婚。
生了我之后,我满月酒席上用的,也是用槐花酿成的酒。
巷子里的人左右不过五六口,再加上我在那里住得久,巷子里所有人我都记得。

我家对门儿住的是一位姓李的学生。他长得瘦瘦的高高的,嗯,很俊俏呢。
我家右门是一个姓张的姐姐,是大学生,人长得挺美的。
我和小伙伴一直以为张姐姐肯定要嫁给李哥哥的。
但其实不是这样。张姐姐喜欢王先生。

王先生是在我九岁是搬过来的。听说是因为工作原因到这里的。
王先生大概二十岁,头发稍长,可以扎起来。常穿青色的长褂,
笑眯眯的,但好像身体有点差,会时不时咳嗽。

王先生的院里种着很多花,有木槿,有菊花,有梅花,有莲花,有紫荆。
王先生很会做饭,也很喜欢孩子。
每次我和伙伴却找他,他总会拿出自己做的糕点请我们吃。

张姐姐喜欢王先生,王先生却不喜欢她。
王先生说,他其实很老了,张姐姐嫁给他,会吃亏的。

……………………

战火从宛平县城,烧到这里,阿爸阿妈带我逃走了。
听说小伙伴们有的死了,有的参军了,王先生也去参军了,听说张姐姐去了南京。而李哥哥的消息,就没有了。

我们四处逃,中途,阿妈感上风寒去世了。
几经辗转,我和阿爸逃到了美国。

我曾经怨过我的祖国吗?
说没有怨过,大概假的吧。
怨过它不能强盛,怨过它战火纷飞,怨过它在我出生的年代不能让我不用颠沛流离。
但再多的怨啊,恨啊,都在常年的颠沛流离和现在的无法回归里化成一股淡淡的,却无法消散的乡愁。
——————————————————
给  @夜麟 小姐姐的生日礼物×2
生日快乐哟!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