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苫

想念

王先生是我的邻居。他说,他有四个想念的人。
第一个是王先生的妹妹
当年王先生日子过得苦啊。连弟弟妹妹都被别人抢走了,差点儿就回不来了。
后来他挺过来了,弟弟妹妹也陆续的回来了 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好起来,可并非是这样。他的妹妹跟他吵架了,甚至打了起来。后来她的妹妹离开了大陆,去了台湾,王先生很伤心。

王先生想,他的妹妹会回来的,只不过需要点时间罢了。

第二个是王先生的一位挚友。
那少年是一个南亚人,个子比王先生矮些,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是个看起来十分朴实真诚的人。
“他呀,”王先生怀念的说“可是当年把我的手手紧紧握住没有背弃过我们友谊的人呐。”

天下熙熙,皆以利来,天下攘攘,皆以利往。

王先生一直这么认为,而王先生的经历也证实着这点。
慢慢心就倦了,也冷了,不会再有期待了。
所以后来那个少年站在会议室里,面对那些坐着的,一脸事不关己的人,面对那个仿佛不可超越的美国人,坚定的说出“我反对。”时,王先生会有哭出来的冲动。

第三个是王先生的老师。
当年,王先生渐渐狂妄自大了,看不见他人半点优秀,被别人超过了还不自知。
骄兵必败,这个道理三岁小孩也懂。
自己的问题,他人的强大。造成了自己那时的人人可欺。
王先生说,在那段时间,他感觉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偶然会有光射入,却在不久后又消失与黑暗之中。

那是一道红色的光芒,照亮了他整个世界。

那个斯拉夫男人向他伸出手,向他讲述着与帝国主义世界背道而驰的世界。
那是他的老师,让他找到了真正适合他的方式。

他们曾在开满梨花的山坡歌唱,他们曾那么相信他们在战争年代的友谊会万古长青。

当然,曾经只是曾经。

当那面镰刀锤子红旗缓缓下落,三色旗冉冉上升,王先生知道,这条崎岖不平的社会主义的道路他的老师没有和他们一起走到尽头。

第四个是王先生的知己。
王先生说,那是在更早以前,在漫天的黄沙里发生的故事。
那人唤他“塞里斯”,他唤那人“大秦”。
那个人好战乐观,那时王先生也意气风发,两个人相谈甚欢。
知己,两人是如同俞伯牙和钟子期那样的知己。

“但也得了俞伯牙钟子期那样的结果。”王先生说。

是的,那人一次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
过了很久,王先生才知道,那人死了

王先生告诉我,他最想的,并非只有这四个人。
他最想的,是他的子民,他的国家。
哪怕我们中有一些人否认他,辱骂他,不信任他,他依旧会毅然决然的,不顾一切的,毫无怨言的,把我们保护好。
因为有我们,才有了他。
所以有他,才有了我们。

————————————————
@夜麟 小姐姐的生日礼物×1
生日快乐(๑•̀ㅂ•́)و✧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