苫九一

玉兰【耀列】

诺拉是一名来中国留学的列支敦士登姑娘。
她住的小区里有几所翻新过的四合院。
有一所四合院里住的是一家戏班,从里面时不时会传出婉转的戏腔,这后院里种了一株玉兰树,树有些年头了,几枝树枝从院子里探出头,等到花季时,几簇白色的玉兰装点着朱红色的墙
读美术系的诺拉喜欢到那去写生。
拿着小马扎,捧着速写本,一遍遍的描绘着那几簇玉兰花。
同学问她为什么总是画这几簇玉兰,诺拉回答,因为喜欢这种花。

“…………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
且自新、改性情、
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
四合院里穿出了锁麟囊的唱词。

啊啊,是他啊。

其实她有一点小小的私心。
她喜欢玉兰花,也喜欢那四合院里如玉兰花一样的青年。
青年叫王耀,是戏班子里的一名青衣。

虽然王耀可能不认识她,但她见过王耀很多次。
戏台上,街角,商店,步行街。
可能是仰慕,可能是崇拜,可能是单纯的对于美的向往。
但对那个喜欢穿白色长衫的青年的喜欢,就这样一直静静的在诺拉的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株美丽的花。

唱戏的声音停止了。
开着玉兰花的树枝轻微的颤动。
突然,四合院高高的墙头冒出一个微笑着的黑发的中国青年。
“你好啊,我叫王耀。”
青年笑着说,头发上还沾了一片玉兰花瓣。
“你好……我叫诺拉。诺拉.茨温利。”
诺拉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是德语,忙用汉语再说。
“你好,我叫诺拉。”
舌头因为激动有些打结,发音也并不标准。
自己真的在中国住了将近十年吗?
天啊,真是糟透了。
诺拉低下头,不敢看王耀的脸。

王耀也有些紧张,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外国的可爱姑娘,但一直没敢和她搭话。今天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她说话。

天啊,祝他可以成功吧。
王耀在心里默念。

_:(´□`」 ∠):_第一次写耀列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