苫九一

密案

巨ooc,肯定狗血,以及,肯定有bug。

“您的名字?”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欢迎您来到“密案”,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在一个古堡,我们会用用直升机送您去,请你再次检查你没有将手机,电子表等物品带来。”
“检查过了,没有。”
“好,祝您玩的愉快。”
“……谢谢。”

案发地:M城西罗古堡。
报案人:亚瑟.柯克兰(被害人好友,公爵)

“你来了,侦探。”亚瑟看向路德维希,他的声音发颤。
“是的,柯克兰公爵,我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欢迎你。”亚瑟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跟我来吧,去……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书房

被害人:古堡主人王耀(木偶假人)
死因:匕首刺中心脏。
……

路德维希一边在笔记本上记着,一边思考。
被害人是微笑着的,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凶手甚至在他身边放了一朵白玫瑰。
这太奇怪了。

询问嫌疑人

嫌疑人A:亚瑟.柯克兰(被害人好友)

“我是在下午三点……大概是在十五分左右去书房找他,敲门,他没开,我就开门进去,就发现王耀他躺在地板上,已经死了。”亚瑟的手摩擦着手杖顶部的浮雕,脸色十分不好。
“您直接进去?为什么?正常人或许会想他睡着了。”
“不,他看书时从不会睡着的。”亚瑟摇摇头。“我了解他。”
“……是这样吗……”路德维希突然看到亚瑟手腕上的小针眼,“您是生了什么病吗,需要注射药物?”
“不,不是病。”亚瑟几乎在路德维希说完的下一秒就回答了“……前一段时间我以为自己生病了,就注射过一段时间,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没有生病,就停止注射药物。”
…………

嫌疑人B:王晓梅(被害人妹妹)
“我们是六年前买下这里的,之后我们就一直住在这。”对面的少女轻轻哭泣。
“冒昧的问一下,听说您和被害人前不久争吵过,对吗?”
“……是的。因为我的前男友。我曾经很喜欢他,但哥哥不许我和他再来往,我很生气。”
“那……您与被害人和解了吗?”
“嗯,”王晓梅点点头。“我后来发现哥哥是对的,那个人就是个油嘴滑舌的疯子。我想与他分手,他不肯,甚至想杀了我,是哥哥救了我……”

………………

嫌疑人C: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被害人的管家)
“王先生和我的爷爷是好友,爷爷临终前拜托王先生照顾我。我就被王先生聘请做他的管家。”少年显的局促不安。
“不要紧张,说说你今天都在干什么吧。”
…………

“……综上所述,凶手就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路德维希给昏迷不醒的费里西安诺带上手铐。

…………
监狱

“路德,我没有杀了王先生。”费里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路德维希,“我‘杀死’的,只是一个木偶啊。”
路德维希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你说……什么?”
“路德也是知道的啊,那只是个木偶。只是亚瑟他们,把木偶当成王先生了。从亚瑟把木偶带回古堡那天开始,我们都在骗自己。骗自己,王先生还没有死。”

“可是,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们,必须得醒醒。”

“既然他们都沉溺在梦里,那我就做那个敲醒他们的人。”

…………
路德维希从监狱里出来,脑子里乱的不行。

费里的说王耀在救王晓梅的时候就被子弹射中胸口了……之后尸体被盗……

谁会去偷尸体……偷走后尸体怎么处理的?
…………
路德维希去了教堂————被害人救王晓梅的地方。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照在基督像上。
路德维希坐在长木椅上,平复着心情,梳理着思绪。
一个人在他的前面坐下,是一位画家,正在画着什么,路德维希好奇的看了一眼。
那是一幅油画,一个金发的男人跪在基督像下,好像在忏悔什么。
路德维希感到一丝熟悉的感觉,突然他明白了——————画上那个男人放在脚边的手杖,不正是柯克兰公爵的手杖吗?那样的浮雕,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对我的画感兴趣?”画家突然问。
“我,呃,是的。”路德维希被吓了一跳。
“那个男人啊,是前段时间我去这老教堂寻找灵感时遇到的,哦哦,不算是遇到,其实我就是躲在一旁听他忏悔,我知道这是不道德的,但我忍不住。他在忏悔,他爱上了他的朋友,一个男性,他感觉自己生病了。哈,幸亏是被我听到了,要是被别人听见,准会把他拉到医院打几针硒莱可哈哈!”
老画家喋喋不休着。

“前一段时间我以为自己生病了,就注射过一段时间,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没有生病,就停止注射药物。”

“这里放的是……我爱人的骨灰”
“尸体会腐烂,这样,我的爱人会陪我更久。”

尸体怎么处理?会不会被人发现?
哈,还有比烧成灰更好的方法吗?

亚瑟.柯克兰!

(还没写完,怕我哪天咸猪手文,先屯一屯。)

非专业心理治疗【中荷】


苦逼的王耀×更苦逼的霍兰德


注意:真的是左耀。


好像跑题了。


治疗什么是瞎几把扯淡的。


那个诊所是个黑店。


你就当是架空世界。


以及,会ooc。


----------------------------------------------


【0】


那天阳光正好。少年们站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


王耀稍长的黑发用辫绳绑了起来,辫绳上面是霍兰德送他的那个盗版凯蒂猫的头像。


在相机拍不到的地方,王耀轻轻牵起霍兰德的手。


两人幸福地笑了。



【1】


 “云医生?”


“嗨,霍兰德,还记得王耀吗?”电话那头的女人问。


“嗯,记得,我大学的室友。”


“嗯哼,然后?你和他相处时有没有感觉他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比如……太过抗拒别人?或是疑神疑鬼的?”


“…………没有。”霍兰德摇摇头。“王耀他,和善,开朗,温和。并不像你发来的文件上说的是个被害妄想症患者。”


“亲爱的,他之前的心理医生都这么想。”


“然后呢?”


“在你之前的那个现在还因为胃部被刺了一刀躺在医院。”女人说。“王耀先生说是为了自卫,后来还特别贴心的付了所有医疗费,请的是最好的医生。倒是给他得了个大度的好名声。所以……等你放假回来,给王耀先生的治疗,就交给你了。”


“我会小心的。”


“那好,霍兰德,再见。”女人挂掉电话。


【2】


“霍兰德。”对面的中国人笑得亲切。“从毕业后就好久不见了。”


“是,我到是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霍兰德看着那张现在总在财经报纸和节目上出没的面孔,很难想象这个人还会在度假时和别人合租别墅。


和未来的病人一起合租。这么狗血的事竟然被他撞上了。


这是什么运气。



“你很惊讶?”王耀问“没什么好惊讶的,买下一栋别墅后你要定期花钱去维护它,还要雇人去看着,这样还不如临时租一栋。”


“的确。”霍兰德十分赞同。


“那么,整个假期就请多指教咯。”


听王耀这么说,霍兰德笑笑,打开别墅大门。


【3】


这是一栋不算大的二层别墅,除了房东每周日会派人打扫以外,就只有王耀和霍兰德两个租客。


【4】


霍兰德收拾好自己房间下来准备去集市买菜时,王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


王耀戴着一副无框眼镜,黑色的头发长发被一个带嘴的凯蒂猫辫绳绑住,搭在肩膀上。



      “咳……你竟然还留着这个?”霍兰德看着正对他和善微笑的猫头,突然想起王耀毕业那天,戴着这个头绳穿着西装,带着一脸和善的微笑,给金融学院那帮人演讲的样子。


真是……诡异的……有点帅气。


果然是长得太好看了吗?






   【5】


“我在度假。”


“所以准备放飞自己是吗?”霍兰德特别无奈地扶额。


“嗯哼~”



【6】


“嗯……时间不早了。王耀,你想吃什么?”霍兰德穿上外套,看向王耀。



王耀合上书,也看向霍兰德。


“你决定吧。哦,对了,菜买便宜点。”


——————


他出门时,王耀正哼着小曲。


仔细听听……


哦——舒克贝塔。


舒克舒克打飞机的舒克——


好像有点不对!


#霍兰德的眼睛锐利了起来#


#说好的(并没有)纯洁无污染的王大耀呢#


#数年不见,我的朋友成了我的病人,他好像变了#


一转头,王耀已经上楼,沙发上只放着一本书。


【7】


霍兰德回来的时候,王耀依旧没从楼上下来。


他只好认命,收拾起厨房的锅碗瓢盆,开始做菜。


他突然想起来最开始给王耀治疗的时候。


……………………


“王耀,如果你想摆脱这种状况的话,你必须学会信任别人。”


“好吧好吧,那你感觉我应该怎么做,霍兰德?”


“嗯,比如,我们来....真正地交个朋友?”


 “......好。”



【8】


自己是怎么认识王耀的?


对了对了————


是入学那天,在宿舍。


“…………”


“霍兰德同学,我感觉我可以解释。”王耀手里拿着一本《妖艳总裁的霸道助理》,脸上写满尴尬。



对,就是这么认识的。


后来王耀解释,是他不小心拿了他妹妹的书。


就是那会儿才开始熟悉起来的。


还有同寝室的路德和费里西安诺,一个是严肃的德国人,一个是活泼的意大利人。


那会晚上四个人一起去地摊吃烧烤,吐槽心理系教授的地中海,语言系又有几个人睡觉,说说经济系那个姑娘为了追隔壁音乐学院的小伙子干的蠢事。


喝嗨了,就不论后果,拿着啤酒和二锅头对瓶吹。


那会王耀是说什么也不吃别人碰过的东西的。


王耀说是洁癖。


他们也就信了。


后来路德和费里因为一点私人原因搬出去了,宿舍常驻人员就他和王耀两个了。


那个时候才开始更多注意到王耀的不对劲。


……………………………………………………………


“王耀?”霍兰德看着突然望向身后的王耀问。


“没事,走吧。”王耀笑笑,拍拍霍兰德的肩,继续往前走。


………………………………………………


“嗨!霍兰德,在聊什么?”


“在追债。”霍兰德看着已经跑掉的阿尔弗雷德的背影。


“是吗?刚刚听到你们提到我,还以为你在说我坏话呢。毕竟我这么帅气优雅可爱。”


“……你可不可以和弗朗西斯学点好的?”


“比如他每周给美术生免费当模特的爱心?”


“…………”


……………………………………………………


后来,这种事越来越多,自己不在意才不正常。



“王耀,说实话你是不是……”


“我不知道。”



【9】


霍兰德把最后一盘菜端到餐桌,发现原先的两盘菜好像减少了,两副筷子里的一副也好像移动了位置。


又是这样。


霍兰德无奈的笑笑。


还是这样啊,又是在处理文件吧。


————————————


“我感觉你得休息了。”霍兰德看看表,对王耀说。


“这个论文很重要。”王耀揉揉眼睛,头也没抬。


“……好吧。”霍兰德耸耸肩,把新泡的咖啡放到王耀桌子上。



【10】



时间很快过去了,假期快结束了。


王耀一直宅在房间,霍兰德也管不了他。


“这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哎……希望霍兰德先生不要……”



【10】


最后一天了。


霍兰德想了想,还是来到王耀的房门前。


霍兰德敲门,里面没人应。


没人吗?


……不会是晕在里面了吧?


霍兰德打开王耀房间的门,王耀并没有在这里。


霍兰德莫名地有点失望。



房间很整洁,被子铺的平整,枕头没有压痕。


王耀转性了?


霍兰德这么想,就走进了王耀的房间。


霍兰德使劲拍拍王耀的桌子,灰尘飞扬的很有诗意。


啪————


有什么掉了下来。


霍兰德看看桌子下面,什么都没有。


他又拉开抽屉。


咦?一本日记?


霍兰德看见王耀抽屉里的日记。


好像是粘在抽屉上藏起来的。


有些好奇,他翻开了第一页。


霍兰德。


日记本第一页就是他的名字。


我的?为什么我没有印象?


【 ××××年×月××号


  今天入学,也不知道贝琦露在比利时怎么样了,很担心她。


新室友叫王耀,中国人。


……怎么说呢,笑起来挺好看的。


××××年×月××号


不是说中国人做菜都很好吗?


不是说中国人喜欢在厨房忙前忙后吗?


为什么我的室友就不喜欢下厨!


××××年×月××号


我们去买菜,室友砍价。


那个一毛不拔的卖菜阿姨竟然硬生生搭进了一头蒜。】


哈,霍兰德突然想起那天王耀和卖菜阿姨讨价还价的样子。


莫名地好笑。


那时王耀温和开朗,哪像现在这样————————


【Xxxx年xx月xx号


王耀有被害妄想症。没想到没想到。】


啊,就是这时候。


想到当年自负的自己,就有些想笑。


自己呵,要是当年自己不那么自信,又怎么会……喜欢上他。


霍兰德继续往下翻了几页,是治疗笔记。


【Xxxx年xx月x号


  Ik ben in liefde met u, lieve jongen.】


霍兰德看着自己写下的那句话,莫名羞耻。自己是怎么写出这句话的?


霍兰德继续往下翻,都是一些暗恋的心理活动和日常。有点怪害羞的。


【xxxx年x月xx号


他答应了!他答应了!】


答应了什么?他从来不记得王耀答应过什么,不,应该是他从没说出口过。


明明在毕业那天之后他和王耀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兰德继续往下翻。


后面的日记记载的就是恋爱的小事。


恋爱,吵架,和好,结婚。


霍兰德越来越奇怪,真到他翻到了以及最后一页。



【××××年4月1号


   这不是真的,这是愚人节的玩笑。



   他还在。】

 

霍兰德脑子很乱。他感觉有一个人在他耳边说着话。


那是王耀的声音。


“霍兰德……霍兰德……对不起。”抱着他的王耀声音极轻,就好像,随时就要死掉一样。


霍兰德感觉他的脸上好像溅了什么温热的液体。


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是王耀的血。


在哪?这是在哪儿?


对,是在这里,在这个别墅,门口,门口。


对面有人,是谁?谁?


“该死,你们都该死!”对面的人拿着滴血的刀,狠毒地说。


之后警笛声和救护车声乱作一团。


霍兰德知道了,这是真相。


【0】


   “您知道,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哥哥就郁郁寡欢,我那时在比利时上学,认为让他自己缓和一下会更好……毕竟他也是……结果……等我再来看他的时候……”


对面的少女泣不成声。


“冷静一下,”女人拍拍她的背。“出去散散心吧,你要平复一下心情。”



“云姐,你怎么在看三年前的旧报纸啊?”


少女刚出门,就进来了一个年轻人。


“唉!四月一号那件案子?”年轻人咂咂嘴“人家好好一对同性情侣刚结完婚准备度蜜月呢,结果被一个极端恐同的给捅了……”


“你说错了,只捅了一个人。”女人纠正道。


“对对对……话说,那两人叫什么来着?”


“死的叫王耀,另一个嘛……”女人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毕业照,指着最后一排的那个欧洲人说“叫霍兰德,和我是同校同系的。”


“霍兰德先生!那不是咱们这次的病人吗?”年轻人惊呼。


“照完相表的白。旁边的那个扎小辫的男的就是王耀。”女人没理会年轻人,自顾自的往下讲。


“长的真俊。”


“可不,王耀可是那届金融系的系草呢。”女人挑眉“先不说这个,重症室那边怎么样了?霍兰德是什么病不用和我争了吧?”


“按照你编的故事走,霍兰德先生接受自己是个心理医生并且和王耀前几天成为室友的情况了。按监控来看,他应该是精神分裂。”



“谁之前言之凿凿的说一定是人格分裂症呢?”女人笑着问。


“咳……他总说王耀没死,还说王耀在他身边安静待着……这么像我之前遇到的人格分裂患者……”年轻人尴尬地笑笑。



“要不是我挺喜欢你的,像你这种刚上班就和老板顶嘴的,我早把你开除了。” 女人翻了个白眼, “话说那个别墅你收拾好了吗?之前霍兰德和王耀在那住过,别再让霍兰德发现什么证明王耀死了的东西,否则谎就圆不回来了。我之前的助理就是因为这个让他察觉,治疗失败好几次了。”


“好嘞。”


人偶师【预告摸鱼向】

cp:琥珀组(王耀和托里斯)

如果把人生比喻成小说的话,那托里斯24岁前的人生可以是一本西幻龙傲天小说了。
家族长子,最年轻的高级人偶师,会煮饭,会买菜,会持家,会琴棋书画。
这就导致了从小到大,很多姑娘。对他就是各种明恋暗恋抢人啊之类的。
可以说男主光环在托里斯同学的头上闪的十分耀眼。
宛若4000瓦的大灯泡。
至于在24岁以后吗?托里斯同学的人生就像一本儿灵异小说一样,哦,应该是灵异言情小说一样。
……………………………………

厉鬼,顾名思义,贼厉害的鬼。
嗯,所以生前为了做一个贼厉害的修仙者而努力的王耀先生。死后理所应当的成了一个贼厉害的厉鬼。
……………………………………
在东方修仙者的世界里14岁的孩子们,他们还在修炼练气。或者更天才一点的还在筑基。至于王耀先生呢?
他正在向仇人的全家下不举药。

………………………………

左耀联文参加人员名单【实时更新】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添磚加瓦


左耀:



人数:34人 
@夜麟  _人格分裂症患者_耀龙  
@LIZ嘞  _躁郁症_中露 
@Hot Chocolate  _表演型人格+偏执型人格_耀伊   
@糖果下午茶_被迫躺尸哭唧唧_触觉缺失症_耀米 
@废炉渣 _耀龙_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_图 
@水摸咸鱼  _sex瘾_耀龙_文 
@六二不太二  _sex瘾_中露 
@半面不是拌面  _超忆症_耀燕 
@辛夷@牙阝孝攵教主  _微笑面具_耀法 
@Mr.Toasty  _抑郁症+社交障碍_中露 
@单苫 _被害妄想症+精神分裂症_中荷 
@朔日鬼  _皮肤饥渴症_耀米 
@奈何玄音  _臆想症_耀黯_文+图 
@衙哲_太阳太阳菊 _幽闭恐惧症_燕樱 
@夔周  _逻辑自闭症_中露 
@白予璨  _卡普格拉妄想综合征_双锅 
@梧青 _威廉姆斯综合症_耀加 
@迢遥 _瘫痪_双耀_图/妄想症_中露_文 
@淮南子 采桑  _美尼尔氏综合征_耀燕 
@荼郁_长弧弧弧弧  _飞鸟症候群_黯雁 
 @阿北_来自安息国的叛徒 _眼疾_耀x古埃及 
@穆衍 _失忆症_耀朝 
@殇殃_猫粮严重不足  _AK(Animal Kill)症_耀黯 
@如遇 _花吐症_耀朝 
@仙闼十二楼  _恋物癖_耀菊 
@是补剑不是不见  _血友病_耀菊 
@勃穴多湿  _道林格雷综合症_耀燕 
@一厶了_乱七八糟的堆积处  _咽喉炎_耀菊 
@阿零君   _抑郁症 _耀米
@钦原冢 _失语+失明_耀普
@穆衍 _耀仏_皮肤饥渴症
@林青乔 _鼻炎_耀菊
@琉璃先生_老年痴呆_耀米/强迫症_红雪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_孟乔森综合征+网瘾_耀勇


【灵鸟组】如何通过恶龙考核。

ooc预警。
傻白甜。
我承认我是个写傻白甜的_(:з」∠)_

—————————————————————

【一】
王耀先生是一只有骨气的恶龙。
他努力赚钱,努力亲近黑森林里的居民,努力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黑森林社会。
但没什么卵用。
不抢公主的恶龙王先生,依旧是一只过不了恶龙考核的龙。

【二】
王先生不想过不了考核。
因为他是一只优秀的荣誉快挂满全山洞的龙。
只差这个考核奖状就能铺满了。
“奖状!奖状!奖状!”
王先生想着奖状,急吼吼的冲向城堡。

【三】
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公主站在城堡的阳台。
小公主穿着粉红色蕾丝的洛可可裙子,在艳阳高照的夏天看起来特别热。
活脱脱像块快烤化的草莓奶油蛋糕。

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就是你了!”龙先生二话不说就一爪子拎走了这块草莓蛋糕。

【四】
“……黑森林社区203号山洞的王耀同学?”
“诶嘿?你认识我?”
“废话你月月去我王宫领奖状好吗?”
菲利克斯有点懵逼,今天和托里斯打赌输了穿个小裙子结果就被捉走了……
捉他的还是去年他亲自颁发守法公民奖的龙。
重要的是这只龙还是他的暗恋对象。
这日子真他妈操蛋。

【五】
王耀先生也有点懵逼。
哇哦我捉公主把国王捉到了哎!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是公主,审核依旧过不了。
………………
还是先和国王坦白吧………
不然明年的守法公民奖就没有了……
就去不了王宫领奖了。

【六】
“哦……这样啊……”菲利克斯表示写了十年五年宫斗三年逼宫经历过笔试面试实战最后成为本届宫斗状元的自己什么戏不能演?
然后就和王耀把考官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恭喜玩家【王耀·特别守法的恶龙】获得【恶龙奖状】一张。
“谢谢国王陛下!”王耀先生看见满山洞的奖状,开心的笑了。
“不用谢,你好歹是我国公民不是。”菲利克斯拍拍王耀先生的尾巴根。
“……你知道,尾巴根是我的敏感点……”龙先生老脸一红,看着暗恋许久的国王,春心有点荡漾。
“……别闹……先结婚。”菲利克斯表示自己帮个龙怎么还有惊喜呢?

【七】
咱们来个恶俗的结局吧。
————————
在菲利克斯寿终正寝之前,他们一直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关于点文

【绑腿组】吵架 @Miss 烈
【美食组】互为对方扎辫子  @君梓仪
【双耀+联耀】晋耀和现代耀互相调戏,联五四脸懵逼 @Black
【耀攻】时政向 @羽绒帆布船
【美食组】老王教训管不住自己嘴到处撩妹子汉子的法叔 @琉璃先生
【耀米】时政向 @夏梓黙
【耀米】幼耀和第一次带孩子的老米 @糖果下午茶_被迫躺尸哭唧唧
【耀伊】双向暗恋 @凌祁
【耀港】未定 @八至

就这些啦ヾ(❀╹◡╹)ノ~

来自苏格兰的人鱼大爷【烟茶组】

【一】
我叫王大耀,21世纪的一个严肃正经的单身男青年。
这边躺在沙发上像大爷一样抽着宇宙牌香烟的呢,就是我的室友斯科特。
“啪————”
“斯科特你拿尾巴扇我干什么!”pap
“你的红烧肉快糊了。”科特大爷甩甩他那条绿色的大鱼尾巴。
“哦。”

【二】
斯科特的绿色鱼尾巴很漂亮,浸在水里时就像一大块绿色的翡翠。
斯科特的头发是红色的,发质好到不行,配上那张脸走在街上,小姑娘看着了眼。
“斯科特,你知道我们这儿一句古话吗?”一天王耀看着泡在水里摇尾巴的斯科特一本正经问。
“啥?”
“红配绿,赛狗屁。”

【三】
王·逗比的天然黑·耀
斯科特·人鱼·大爷·红配绿·颜好.柯克兰

——————————————————
屯个脑洞

绝笔【古国组】

告诉海德,少撸猫,多锻炼,遇见喜欢的国一定要绑回来,不管离得多远,中间是不是有人挡道。
                   —————————古/希/腊绝笔

告诉我儿砸,他王叔那有一堆清凉油!
                ——————————古/埃/及绝笔

震旦你必须叫我一声老师!
                ——————————古/印/度绝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龙阳!
                    ————————楼/兰绝笔

我想我是被凯撒气死的。
话说你在你们那个太庙里给我的大雁味道真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生气,不过下次记得让安息再给我捎只啊。
                       ————————日/耳/曼绝笔

塞里斯告诉东方的姑娘们,我回不来了。
                    ————————古/罗/马绝笔

至古国们的信

亲爱的大家:
展信安。
   你们还好吗?在上面的日子是否过得顺遂如意?
   我很想你们。
   天竺,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吗?我和玄奘一起去你那边。
   你那个头巾包的太搞笑了。嘿嘿。
   好吧……抱歉。

阿三他在下面挺好的,但可能他要多点时间学的更圆滑。

小埃,很久没给你写信了。我都快忘了你的样子了。

哎呀,开玩笑啦。你那么美丽可爱,我怎么会忘呢?

我还记得你抱着贝斯特和我们聚会的时候跳的舞。

你的孩子还是没摆脱你离开的阴影,如果可以,去看看他吧。

希姐,怎么样,上面的酒好喝吗?
你们看见孤竹和金帐了吗?
看见孤竹,安慰下吧,他对幽州和临淄的阴影太深了。
看见金帐,请和大秦,日/耳/曼我帮揍他一顿。
嘿嘿。
海德他最近还是在收拾你的物品,还会时常陪陪小埃的孩子。
湾湾最近打算画他俩的本子了。
总感觉你和小埃快成亲家了。

大秦,还记得你说要一件丝绸婚服讨美人欢心吗?
我早准备好了,什么时候下来拿呀?
对了,酒要少喝,伤身。

日/耳/曼,大秦他把你气的不行吧?

对了,你家路德在战场上和蒲公英咖啡。
哈哈哈哈哈!他不知道蒲公英利尿吗?哈哈哈哈哈!

话说,那天我把大雁给你了,你还没答复呢。

不想遵守格式了,反正咱也不计较这个。
                                   
                                 你们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盛世美颜的塞里斯
                                 

养大雁

王耀养了一只大雁。
王耀很喜欢那只大雁。
大雁食的是熟米饭,饮的是树上的晨露。
住的是紫檀木的鸟笼,每天王耀都亲自给大雁梳理羽毛。

雁一天天长大,王耀依旧和以前一样精心喂养。
但大雁却不想再在笼子里了。
它开始绝食,撞笼子。

王耀最后无可奈何,在太庙将它放飞。

雁长鸣一声,飞向天空。

王耀持弓,将大雁射下来。
大雁落在金发男人的脚边。

“最后一项,射雁。————礼成。”
王耀笑着说。
“过来呀。”
王耀向男人伸出手。

———————————
陪罗/马来塞里斯国看看的日某曼:????????